“你认识?”裴旻听见李白的声音,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禀师父,此人就是徒儿给您提起过的我的结拜大哥青州侯刘清风。”李白闻言解释道。

  “裴先生。”刘清风随即也想裴旻恭敬行了个礼。

  “侯爷,请坐。”裴旻闻言吃惊的看了一眼刘清风,他不仅听李白说起过刘清风,也从他人那里听说过刘清风之名。

  “裴先生,您是二弟的师父,也就是我的长辈,叫我清风就行了。”刘清风笑着点了点头说道,说完走上前坐在了李白的身旁。

  “大哥,你怎么来了?”等刘清风坐下,李白随即问道。

  “哦,刚刚在外面看见了你,本想找你喝上两杯,随后看你往后院来了,便跟着你过来了。”刘清风轻轻笑着,说完随即将手中的酒壶放在了桌上。

  “好啊大哥,李白与大哥有十年不曾一起喝过酒了,今日我们一定要好好喝上几杯。”李白高兴的笑道。

  刘清风昔日一别,便是十年,这十年来,李白无时无刻不想着昔日雨与刘清风一同饮酒的日子。

  “嗯,今晚,我们兄弟二人不醉不归。”刘清风闻言爽朗的笑了笑。

  “好。”李白兴奋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我看刘公子今日来此的目的不止是找我这徒儿喝酒吧。”不过这时,裴旻突然说话了,他看了一眼刘清风,轻轻笑道。

  刘清风和李白闻言都是一怔。

  李白看着裴旻,疑惑的问道:“师父,你是不是误会大哥了。”

  “二弟。”刘清风闻言一笑,轻轻拍了拍李白的肩膀,然后又朝着裴旻笑道:“果然还是瞒不过裴先生,既然如此,那我也不隐瞒了,裴先生,其实我这次来洛阳,来参加这个婚宴,其目的便是为了裴先生你。”

  “我?”裴旻闻言一愣,至于李白更是摸不着头脑了。

  “都说裴先生是大唐第一剑客,更是大唐第一高手,世人都称您为“剑圣”,正好,我所学的剑法也是古时一位剑圣所传,我曾经发过誓,一定要将这套剑法发扬光大,所以......”刘清风认真的看着裴旻,但是话还未完,裴旻却已经猜出了他的目的。

  “所以,你想挑战我,以此来扬名你所学的剑法。”裴旻闻言笑道。

  “没错。”刘清风闻言一笑,果然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,根本不需要多做解释。

  “大哥,你!”李白也很惊讶的看着刘清风,两人一人是他师父,一人是他结拜兄弟,对此他非常的为难。

  刘清风也看出了他的为难之处,随即笑道:“二弟放心,我只是想和裴先生比比剑,点到即止,不会伤了和气。”

  “没错,为师也正想领教领教刘公子的剑法,你放心,为师下手自有分寸,不会伤了他们的筋骨。”裴旻闻言笑道。

  “刘公子想去那比。”裴旻随即又问道。

  “城外吧,今日咸阳公主大婚,洛阳城里戒备森严,不适合比武。”刘清风低着沉思了一会,然后笑着说道。

  “也好。”裴旻闻言点了点头。

  “裴先生,您先请吧。”刘清风随即朝其恭敬的拱手说道。

  下一刻,两人一前一后便朝着前院离开了。

  “师父,大哥。”

 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,李白很无奈的摇了摇头,刘清风的性格和他的师父有些相像,凡是决定了的事情,无论何人都劝不回来,无奈之下,他只好默默的跟了上去。

  。。。。。。

  前院中。

  婚礼已经礼成,接下来便是众人享受晚宴之时。

  吵闹的前院,挤满了人。

  二楼阁楼之上,杨洄正在敬李隆基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