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熟食店的存在是杨九原心中最为隐秘的秘密,他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,才让身边熟悉自己的人知道自己每晚入睡前喜欢喝上一杯的习惯,而睡前小酌最佳的佐酒之物,便是君悦对面那家熟食店的招牌下酒菜---卤味拼盘。杨九原便是趁着每次去熟食店买下酒菜的机会,跟联络小组的下属进行沟通,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,如此机密的事情,怎么会被那蒙面人知晓的。

  ????难道是组织里出了叛徒?心头一旦出现这个念头,杨九原的心中就像是长了草一般的难受。组织里出叛徒的事情不是没有,只是自己的这个联络小组一直游离在组织之外,所以并没有受到波及,可是现在,自己和联络小组却因为这个蒙面人受到威胁。杨九原心乱如麻,此刻的他急切的期盼天明,因为自己只有天亮之后去街对面的熟食店,才不会引人注意。

  ????已经离开这条街的唐城,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出现,使得原本心思缜密的杨九原慌乱的几乎夜不能寐,此刻的唐城还在为自己发现城里的地下党联络点而沾沾自喜。唐城知道张江和一直在寻找联络地下党的机会,在南京的时候,唐城就多次发现张江和在中统监视区域里出现。

  ????和张江和相比,本身不受情报处管制的自己目标较小,所以唐城愿意帮助张江和在重庆城里找寻地下党的联络点,并且提供必要的帮助。误打误撞的发现了杨九原和那家熟食店,唐城心中满是狂喜,不过他此刻也有了一个新的难题,应不应该告诉张江和此事?又或者该怎么告诉张江和,自己在城里发现了地下党。

  ????夜色已深,唐城并没有返回住所,而是径自去了调查队最新的一处监视点。“队长,你怎么来了?”负责这处监视点的两名老警,对唐城的到来很是惊奇,尤其唐城并没有空着手来,还专门给他们带来了夜宵。热腾腾的猪肉抄手连着汤下肚,原本已经有些精神萎靡的两名老警,很快便恢复到了满血状态。

  ????两名老警吃东西的时候,唐城已经独自坐在屋角的藤椅里,摆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来,待两人腾出空来关注唐朝的时候,这才发现唐城已经仰面窝在藤椅里呼呼大睡。见唐城并不打算离开监视点,这两个跟唐城还不算熟络的老警心中忐忑,甚至误以为唐城这是故意的,难道是自己两人的工作不尽心,让自家这个年轻的队长着恼了?

  ????原本美味的猪肉抄手瞬间变的味如嚼蜡,两名老警随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他们谁也不想失去这份待遇不错的工作。一直熬到了天色发亮,双眸红的像兔子一样的两人,也没有等来唐城的突然发作,这才终于反应过来的两人对视一眼,随即各自露出一丝苦笑。窝在藤椅里呼呼大睡的唐城被唤醒的时候,监视点外面的街道里早已经热闹起来,按照计划,再过一个小时,就是监视点换班的时间。

  ????“蹲点监视本就是个枯燥的工作,有时候可能只需要一两天,就会有重大发现。可有点时候,或许要一连几天甚至十几天都没有任何发现,这就需要你们这些负责监视的人员,调整好心态和精力,负责就会出岔子。”简单洗漱之后,唐城跟两个老警一边吃着买来的早饭,一遍对这次的监视工作进行评价。

  ????两名老警的表现,唐城昨晚已经亲眼目睹,虽然对两人的表现还算满意,可唐城心中仍然还有些遗憾。王秉璋调给自己的这些老警里,只有寥寥几人上过几年学,其他人就算识字也是不多,所以唐城需要的行动记录,一直没有办法推行下去。和两名老警吃着早饭闲聊一阵,就到了换班的时间,可就在这个时候,被监视的目标终于有了动静。

  ????“好啊!我还以为这货还是个属乌龟的,没想到今天终于出窝了!”透过伪装过的气窗,唐城能清楚的看到出现在街道对面的那道身影,以及伪装成小贩的三名老警。唐城下意识的扭头对着监视点墙上的大镜子,看了一眼自己此刻的着装,觉着自己此刻的着装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,离开监视点的唐城随即大步流星抄近道钻进一条小巷,只要穿过这条巷子,他就能出现在目标位置的前面。

  ????唐城有目标锁定技能,所以他可以一直走在目标的前方,甚至是隔壁街道里跟踪目标。就算是被严格训练过的最强特工,怕是也不会想到一个走在自己正前方几十米外的路人,会是专门来跟踪自己的。唐城从巷子里出来,离开住所的目标就在唐城身后20多米的位置,那三个伪装成小贩的老警,远远坠在目标身后十几米外。

  ????唐城装着漫无目的的随意顺着街边缓步向前,在下一个街口之前,唐城故意被目标超过。“是队长!”远远坠在目标身后的三个老警,这才突然发现那个站在街边的年轻人,就是自家那个神出鬼没的队长大人。唐城没有跟三个手下打招呼,只是用右手很是隐秘的打出几个手势,看到唐城隐秘打出的手势,三名老警随即放慢了速度,按照唐城的命令将跟踪距离拉的更远。

  ????黑藤经二昨晚没有睡好,一向睡眠很好的他,昨晚数次被噩梦惊醒,今天早上一大早,双眼满是血丝的黑藤经二便离开住所,生性小心的他预感这里似乎不大安全,他打算今天换一个住处。也幸亏唐城及时阻止手下三名老警别跟的太紧,这才没有被频频施展反跟踪手段的黑藤经二发觉,到目前为止,只有已经换过一次着装的唐城还牢牢的盯着黑藤经二。

  ????和小笠原见面的时候,黑藤经二表现的对重庆知之甚少,实际上,在黑藤经二进入重庆之前,按照本部命令来配合他工作的一个情报小组,就已经分散进入重庆。“小笠原那个蠢货,如果不是因为他那个该死的姐夫,可能早就被派去战损率最高的南京了!”走在重庆的街道里,享受着安宁和阳光的黑藤经二,还不住的在心里吐糟小笠原。

  ????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小笠原已经被抓,因为按照本部的命令,他和小笠原分属不同的小组,如果不是那天自己外出恰好遇到小笠原,或许自己还并不知道小笠原也在重庆城里。远远跟着黑藤经二的唐城此刻正暗自皱眉,貌似这货是专门出来逛大街的,怎么看着一点去跟人接头的样子都没有!

  ????时间一点点过去,唐城手下的老警们接到消息后,正慢慢向唐城这边汇聚过来,随着人手和装备的增加,唐城也就多了几个应对的选择。“宁可跟丢目标,也绝对不能让目标醒了!”跟手下老警们汇合之后,唐城将自己此刻的跟踪位置让给一对假扮主仆的手下,他已经在考虑自己手下是不是该招募几个女性队员。

  ????在南京组建的调查队里,不但有专门从女子监狱里抽调来的女狱警,还有唐城从街头招募来的流莺戏子,只要是对调查队有用的人,唐城才不会在乎对方的身份。黑藤经二此刻还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被跟踪,历时2个多小时的秘密跟踪,终于在黑藤经二进入街边一家茶楼的时候落下帷幕。

  ????“老良,你带人进去,其他人散开各自隐蔽,别在大街上溜达。”已经换了一身装束的唐城交代一身,便径自穿过街道去了距离茶楼不远的早点摊,他这个年龄一大早就进茶楼实在是太招眼。被唐城称呼为老良的那名老警有着一口大黄牙,有着一米六身高的老良如果是放在日本本土,那绝对就是标准身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