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时,火女赛西施道:“主人!他们要是叛变怎么办!”

  蓝色的眼睛,黑色的泪痕,无动于衷!

  燚瑶前来为所向门擦拭左边眼角的红色血渍,听所向门说道:“这个好办!”

  一时间,从所向门手札内遣出不灭的火焰,说道:“我将这些火焰打入他们的内丹当中,倘若他们稍有异心,立刻便会灰飞烟灭!”

  这八人好像听懂了所向门言下之意,噗通几声磕起来头,嘴里喊道:“多谢主人不杀之恩!多谢主人不杀之恩!多谢主人不杀之恩……”

  所向门生硬说道:“你们八人听好了,我这山河社稷图内包罗万象,你们就居住在此山河大川之中,听我号令!”

  六雷将、东东、蜪全八人感激涕零道:“是!主人!”

  说罢,所向门一挥手,令手札内八朵明灭交替之火飞出,并向此八人内丹当中融合!

  接着,诸事完毕,八人领命皆在山河社稷图内各寻位置潜藏居住;一美、火女赛西施、纳为加、王善等受所向门授意也复入山河社稷图内不见了。

  这时,燚瑶一努嘴道:“喏!那位咱们如何打算!”

  洛神、欧阳嫣然、流猿、等均朝燚瑶努嘴的方向看去,是花中皇后月季和甘华!

  所向门仍是平静模样说道:“待我寻查这甘华的来历!”

  说着,蓝色的左眼从所向门手札查询甘华!

  甘华系雪狐与慁的后代,其父乃沙都成戒,其母乃慁界茵铃之子,年一千三百零六岁。

  “原来如此!这就说的通了……”所向门心道:“原来他跟我有同等的来历,怪不得身为慁精,却是雪狐的奇怪面貌!”

  是以甘华的这一来历,顿时使得所向门心生同情之心,杵在当空。

  所向门神识一动,收了山河社稷图进入泥丸宫,同众人按下云空,落地。他踱步走向甘华,吓的甘华瑟瑟发抖!

  花中皇后月季满眼递给欧阳嫣然求救的信号,迫使欧阳嫣然拦在所向门步伐前,撑开双臂道:“我从来没有看到月季有如此张慌的神情,我看她是心生情愫了!那沙都成戒拼死相救想来是有原因的!这我虽然不知道,但是!我或许知道这关于成戒被羽翯追杀的原因!”